平臺最大的隱患,是道德風(fēng)險

一個(gè)平臺如果為了吸引流量,鼓勵內容生產(chǎn)者罔顧道德責任,總有一天要“爆雷”。

作者:李少威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4-22

今天的媒體想要好好報道事實(shí),真不容易,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會(huì )收到“法務(wù)函”。這幾天我都在想,是什么原因呢?最后想到兩點(diǎn)。

一點(diǎn)是,目前仍然在堅持著(zhù)輿論監督功能的機構媒體越來(lái)越少了,以至于很多社會(huì )機構似乎已經(jīng)習慣了媒體就是一個(gè)營(yíng)銷(xiāo)陣地,略微批評就接受不了。這很大程度上是媒體自身要思考的,它們自己變成了可愛(ài)的小貓。

另一點(diǎn)是,現在的經(jīng)濟生活都已經(jīng)平臺化了,少數幾個(gè)平臺整合了整個(gè)社會(huì )的物質(zhì)生活和精神生活。這就造成兩個(gè)方面問(wèn)題,一是這少數幾個(gè)平臺承載了大多數的公共關(guān)切,也就是說(shuō),一般生活中有監督價(jià)值的事件發(fā)生,往往都會(huì )多少與平臺有關(guān)聯(lián),二是平臺因為很大,私心里會(huì )有一種巨大資本帶來(lái)的隱形優(yōu)越感,也可以說(shuō)是權力感,因此會(huì )形成一種傲慢,動(dòng)輒拿起“法務(wù)”的大棒來(lái)嚇人。

有必要說(shuō)明一個(gè)邏輯:正因為機構媒體監督功能削弱,那些依然堅持著(zhù)的機構媒體,事實(shí)上比以往會(huì )鍛煉出更強的能力,和更堅定的決心。它們可能沒(méi)有富麗堂皇的辦公場(chǎng)所,但鋼筋很粗,質(zhì)量很好,尤其不要小看了屋頂的脊梁。動(dòng)輒要求刪稿,“否則法務(wù)介入”,只得冷笑一聲,悉聽(tīng)尊便。

多年來(lái),國家都強調要防止資本無(wú)序擴張。什么叫無(wú)序擴張,重點(diǎn)是看相關(guān)規定的表述。從民間感受的角度看,人們所擔憂(yōu)的不是資本邏輯,而是道德責任被規避。

資本邏輯是錢(qián)生錢(qián)。做生意總是要賺錢(qián)的,在賺錢(qián)的過(guò)程中只要堅守法律和道德底線(xiàn),賺錢(qián)就不應該遭受責難。有時(shí)候一些行業(yè)會(huì )爆發(fā)燒錢(qián)大戰,拿投資人的錢(qián)不顧效益地進(jìn)行圈地擴張;有時(shí)候一些行業(yè)因為被判斷為“風(fēng)口”,就會(huì )一夕之間出現一批持有大量資金的市場(chǎng)主體,相互混戰,直到大部分倒下,也意味著(zhù)大部分資金打了水漂。這些搏殺過(guò)程的結果,都是最后剩下一個(gè)或幾個(gè)站穩腳跟的巨頭,繼續經(jīng)營(yíng),實(shí)現事實(shí)壟斷,但仍然可能在很多年時(shí)間里持續天量虧損。這個(gè)被極端化的市場(chǎng)自由競爭過(guò)程,造成巨大的資源浪費,但錢(qián)是投資人的錢(qián),他們愿意浪費,似也無(wú)可指摘。

真正的問(wèn)題在于是否守住道德底線(xiàn)。極端的資本邏輯會(huì )讓市場(chǎng)主體發(fā)生異化,尤其是在當前科技條件下,為了流量和規模,人們會(huì )放棄承擔公共責任。例子不必多舉,隨時(shí)都有網(wǎng)紅在塌房,平臺企業(yè)一樣依靠流量生存,倘若不進(jìn)行自我節制,它不過(guò)就是一個(gè)巨大的網(wǎng)紅,塌房風(fēng)險也是利劍高懸。一個(gè)平臺如果為了吸引流量,而對一些可能帶來(lái)現實(shí)危害的業(yè)務(wù)內容刻意放縱,那它就等于在鼓勵內容生產(chǎn)者罔顧道德責任,總有一天要“爆雷”。所以說(shuō),今天的平臺企業(yè),能否可持續地發(fā)展,固然要看收支流水,同時(shí)也要看其行為是否有意識地進(jìn)行自我節制,而這后一點(diǎn),也是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嚴厲督察的領(lǐng)域。

多年前共享單車(chē)剛一出現,燒錢(qián)大戰打得硝煙四起,彼時(shí)我就寫(xiě)過(guò)文章,指出其根本問(wèn)題在于把市場(chǎng)和收益拿歸自己,而把基礎設施建設、停放管理等巨大的社會(huì )成本扔給政府和社會(huì ),以這種拋棄公共責任的方式實(shí)現所謂“輕資產(chǎn)”,必然不可持續。后來(lái)它們紛紛倒閉,共享單車(chē)扔在河里或者掛在樹(shù)上,多少人的押金退不回來(lái),事實(shí)俱在。

今天仍想提醒一些平臺,不要規避自己的道德責任,放縱一些可能間接帶來(lái)巨大社會(huì )成本甚至危及大眾生命安全的運作方式。比如野生景點(diǎn)的種草,兩年前龍槽溝山洪暴發(fā)7死8傷,今年桃林口翻船又奪走12條人命,人們無(wú)法證實(shí)悲劇與種草的直接因果關(guān)系,但平臺沒(méi)有改正,這一點(diǎn)有目共睹。即便不發(fā)生事故,全國各地的管理部門(mén)、消防官兵也已經(jīng)被種草引導下的野生探險折磨得筋疲力盡。

平臺當省。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