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家界,擠滿(mǎn)韓國人

今年1月前往中國的韓國民眾超過(guò)14萬(wàn)人次,同比暴增908%,每4名到中國旅游的韓國客人,就有1名到了張家界。

作者:本刊記者 趙靖含 發(fā)自湖南張家界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3-25

VCG211309757154.jpg

張家界天門(mén)山天門(mén)洞(圖/視覺(jué)中國)


在張家界,你可以找到很多答案。

立于鬼谷棧道,身前是一片遼遠無(wú)際的蒼穹,腳下是近乎垂直的千米深淵。運氣好的話(huà),你會(huì )看見(jiàn)云海從眼底漫過(guò),霧氣升騰,層巒疊嶂,有如置身神山秘境。

屏住呼吸,無(wú)數的歷史頃刻間奔騰著(zhù)撲向你,地殼運動(dòng)、人類(lèi)戰爭、詭譎傳說(shuō),壯麗、肅穆、人神融通,穿越時(shí)間之軸的悲鳴與歡愉洶涌而至,讓你澎湃不已。

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山峰依舊,熙來(lái)攘往。一位素不相識的韓國女性遞來(lái)糖果,那是她從家鄉帶來(lái)的旅途物資。語(yǔ)言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隔閡,但笑容和躬身致意世界通用。在櫻桃灣休息平臺,耳邊傳來(lái)的韓語(yǔ)要比漢語(yǔ)更多。

這座中國中部山城,正以奇幻魅力持續吸引著(zhù)世界旅行者的到來(lái),一句標語(yǔ)更是在韓國廣泛流傳—“孝敬父母,就送他們去張家界旅游?!?/p>

韓國數據顯示,今年1月前往中國的韓國民眾超過(guò)14萬(wàn)人次,同比暴增908%。而張家界1-2月接待入境游客10.6萬(wàn)人次,其中來(lái)自韓國的有4.58萬(wàn)人次。

2023年,張家界文化旅游推介會(huì )曾稱(chēng):每4名到中國旅游的韓國客人,就有1名到了張家界。世界罕見(jiàn)的張家界地貌,阿凡達的好萊塢電影敘事,是張家界躋身國際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但天下奇山異水如云,兼具情懷與景觀(guān)者亦不算少,張家界,何以獨受韓國人青睞?

?

韓流勇進(jìn)

邁克是一名美籍韓裔,從美國回韓國探望親戚時(shí),他們當即決定一起去中國張家界旅行。直奔張家界有些奇怪,但事實(shí)上,這是許多韓國人的出游選擇。從韓國仁川機場(chǎng)、大邱機場(chǎng)直飛張家界荷花機場(chǎng),全程航班僅3小時(shí)左右。

此外,張家界口岸已實(shí)現24小時(shí)落地簽審核,入境30分鐘便捷通關(guān),大型酒店、餐飲店等都重建或增設了外卡收單POS機。甚至路邊的水果攤主,都能用幾句簡(jiǎn)單的韓語(yǔ)交流。而景區內,中英日韓四語(yǔ)標牌隨處可見(jiàn)。

邁克在山頂的文創(chuàng )店里買(mǎi)了一頂關(guān)于張家界的帽子,遮住了略顯年齡的發(fā)際線(xiàn),配合戶(hù)外墨鏡,在山間一副恣意瀟灑的青年模樣。他的3個(gè)銀發(fā)姐妹自顧自向前行進(jìn),精致的妝容完全隱藏了中老年的疲態(tài),她們對一路的美景發(fā)出贊嘆,在每一個(gè)推薦的拍照點(diǎn),都要停下來(lái)留影。

和他們同行的,還有幾對韓國夫妻。在休憩平臺,韓國旅游團幾乎占據了一大半。一個(gè)疑問(wèn)開(kāi)始在社交媒體廣泛熱傳:韓國人到底是什么時(shí)候愛(ài)上張家界的?

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每個(gè)人都有不同的回答。一個(gè)主流觀(guān)點(diǎn)是,這是因為政府的國際市場(chǎng)戰略與雙方的友好互動(dòng)。今年兩會(huì )期間,張家界市市長(cháng)王洪斌在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提到,張家界從1999年起就在開(kāi)拓韓國市場(chǎng),陸續和韓國7個(gè)城市開(kāi)通直航。

2001年,韓國觀(guān)光社社長(cháng)趙洪奎受邀來(lái)到張家界,被綺麗風(fēng)光深深震撼,回國后便積極宣傳。2006年,張家界與韓國慶尚南道河東郡結為友好城市,每年堅持實(shí)施互派公務(wù)員研修計劃。

張家界市文化旅游廣電體育局黨工委委員、副局長(cháng)田洪曼認為,友好城市之間互派公務(wù)員的交流,對張家界文旅資源的宣傳也有正面作用,韓國的公務(wù)員來(lái)到這里、喜歡這里,回國一定會(huì )在有意無(wú)意中向人推介。

除此之外,韓國的影視文藝作品也極大地推漲了張家界在韓國的聲量。2016年,韓國綜藝《團結才能火》來(lái)張家界取景拍攝,這期節目后來(lái)成為當年韓國單集收視率榜首。

2018年,韓劇《我的大叔》中也有臺詞展示了孝道與張家界之間曖昧不清的關(guān)系:“要不讓媽媽們出去旅行吧……我看電視上的張家界很不錯哦?!?/p>

在攀登天門(mén)山的過(guò)程中,40歲的導游金湖說(shuō)著(zhù)他的觀(guān)點(diǎn),“阿凡達取景地的名聲,要比這些更加響亮”。更重要的是,韓國人熱愛(ài)爬山,但老年人體力有限,張家界的索道和巨型電梯工程非常發(fā)達,這給了他們兩全的選項。

金湖來(lái)自延邊朝鮮族自治州,2005年聽(tīng)從朋友的指引踏入旅游業(yè),又在6年前開(kāi)始專(zhuān)注于張家界市場(chǎng)。彼時(shí),韓國游客蜂擁入華的盛況已經(jīng)出現,而朝鮮語(yǔ)與韓語(yǔ)幾乎只有音調之差,朝鮮族人因此占據先天優(yōu)勢。

他幾乎沒(méi)有空閑的日子,每周都在同樣的路線(xiàn)上帶領(lǐng)著(zhù)不同的賓客賞玩。與國內游客不同,韓國游客將導游視為唯一的溝通出口,他的路線(xiàn)只有陪伴,沒(méi)有購物。而金湖所在的旅行社,同是朝鮮族人的安經(jīng)理則定居張家界,如今孩子已就讀張家界一中。

像他們這樣生活在張家界的延邊州朝鮮族民眾,還有3000多人,分別從事講解員、導游、餐飲業(yè)人員等多項職業(yè)。此外,據張家界最新數據,該市已發(fā)放韓、泰、俄等10余個(gè)語(yǔ)種講解員證860余本。如今,張家界的韓語(yǔ)導游近200人、韓語(yǔ)講解員近400人。

今年以來(lái),韓國預訂張家界旅游產(chǎn)品的60歲以下消費者占比為66%,陪父母同游的消費者群體快速增長(cháng),從“銀發(fā)游”轉變?yōu)椤凹彝ビ巍薄?/p>

張敏英便是和父母一起出來(lái)旅行,3月的張家界相對小眾,景區舒適度大幅提升。她非??指?,在棧道邊完全不敢往下看,但父母卻非常喜歡看風(fēng)景,她一路都極為配合地為長(cháng)輩合影留念。

在天門(mén)山懸索橋,甚至有一對東北夫婦請張敏英幫忙拍照。盡管聽(tīng)不懂漢語(yǔ),但是張敏英依然熟練地操作好手機,并因為全程都沒(méi)被發(fā)現是外國人,而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刻在東亞人骨子里的山神崇拜及對自然的熱愛(ài),以某種奇異的方式在彼此之間流轉。置身其中,便會(huì )恍然驚覺(jué),在國界線(xiàn)之外,人與人的共通是如此顯而易見(jiàn)。

?

共生與包容

如果一定要為“韓流入張”尋找一個(gè)精神歸因,那么張家界自生而來(lái)強大的包容性,是她可以順暢地邁入國際化旅途目的地的根源之一。盡管張家界建市時(shí)間不長(cháng),且地處偏遠,但都有30多個(gè)少數民族在這里聚居共生。

出租車(chē)司機總是知道一座城市所有的秘密。李嚴是一名“90后”土家族人,很久以前,苗族和土家族互不通婚。但如今,他娶了一位苗族新娘,他們結婚時(shí),族人從苗寨祠堂里借出整個(gè)村里唯一的一套苗銀婚服,完成儀式后又莊重地歸還。

如今,人們可以在景區里體驗這種少數民族文化。但李嚴也神秘地說(shuō)道,湘西有很多的文化精髓,僅僅在景區里面是看不完整的。

盡管他相當年輕,但曾經(jīng)做了6年道士,為喪禮做法事。外界傳說(shuō)紛紜的湘西趕尸,他的師傅也曾為他做過(guò)解釋。從前湘西土司帶兵出征,戰士壯烈犧牲以后,湘西人遵循落葉歸根的祖訓,要把尸體帶回來(lái)。其中并沒(méi)有所謂的“法力”,而是靠戰友的牽引。

在《魅力湘西》劇場(chǎng)、七十二奇樓等景區,人們可以通過(guò)沉浸式表演感受這些神秘傳說(shuō)的起源。身臨其境時(shí),這些看似幽遠奇詭的秘術(shù),都化作了充沛而具體的人類(lèi)樸素情感,產(chǎn)生跨越時(shí)代的奇妙共情。

如何將傳統的在地文化和規范化的旅游經(jīng)營(yíng)結合起來(lái),是所有文旅城市都在鉆研的命題,而張家界引領(lǐng)性地注入了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活力,這同樣是城市開(kāi)放與包容的體現。

3月13日,南風(fēng)窗見(jiàn)到了張家界市文化旅游廣電體育局黨工委委員、副局長(cháng)田洪曼。一個(gè)普通的周三上午,這位副局長(cháng)在短短兩小時(shí)內要處理的事務(wù),比我想象的要更細密。

此時(shí)并不臨近節假日,正是春節小高峰和夏天旅游旺季之間,張家界難得“人不算太多”的時(shí)段。但田洪曼似乎已經(jīng)對忙碌習以為常,她在文旅崗位13年,深知旅游對這座城市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意義。

1996年,張家界旅游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掛牌上市,這是第一個(gè)與資本市場(chǎng)接軌的旅游景區,成為中國山水旅游第一股。

田洪曼向我介紹道,“政府一直重視和鼓勵民營(yíng)經(jīng)濟在張家界的發(fā)展”。目前,整個(gè)張家界除了張家界武陵源等部分政府主導經(jīng)營(yíng)的景區外,很多景區均通過(guò)招商引資或者委托經(jīng)營(yíng),實(shí)現了有效運轉。而即使在張家界武陵源景區內,一些重大工程如索道、百龍天梯等,也是交由市場(chǎng)主體投資經(jīng)營(yíng)。

天門(mén)山景區更是從開(kāi)發(fā)到現在,全都是自主民營(yíng)。

盡管沒(méi)有針對性地進(jìn)入韓國市場(chǎng)—張家界每年都會(huì )在國內不同城市及亞歐美各國進(jìn)行旅游推介—但1995年人均GDP就突破1.26萬(wàn)美元的韓國,的確是最近距離的能被張家界吸引的國度。

韓國的高地和山脈幾乎占國土面積的70%,張家界的飲食與高山文化,對韓國人來(lái)說(shuō)既新鮮又熟悉。田洪曼舉了一個(gè)例子,10年前,韓國旅游團隊最喜歡在張家界當地買(mǎi)一整頭牛宰殺食用。因為韓國當地牛肉價(jià)格高昂,而這里的肉類(lèi)、水果蔬菜等都稱(chēng)得上是物美價(jià)廉。

但如今,韓國人已不再是張家界的“唯一外賓”。在各大景區,年輕的歐美背包客開(kāi)始頻繁出現,泰國和越南的旅行團也在一片韓流中穿身而過(guò)。張家界政府也在主動(dòng)針對入境旅游接待提供獎勵與補貼,扶持一些重點(diǎn)培養的客源地城市航班。

“國際張”,正在一步步攀升。

?

鐵腕治旅

目前正在股票市場(chǎng)焦灼的萬(wàn)科,其創(chuàng )始人王石曾于1996年春節來(lái)張家界連爬了五天山。鄭毓煌的導師冉·凱維茲來(lái)中國旅行,立刻說(shuō)出了4個(gè)地名:西安、張家界、桂林、上海。游玩張家界,似乎是各界名流的愛(ài)好之一。

盡管名聲在外,也并非盡善盡美。在一眾社交平臺,仍然有很多游客不時(shí)抱怨。諸如天氣原因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云海,以及低價(jià)散團的強制購物令人不適。在張家界的車(chē)站出口和旅店前臺,拉客的小旅行社比比皆是。

田洪曼告訴我,這正是張家界一直努力的事情—“鐵腕治旅”。然而,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,依然有很多低價(jià)拼團在鉆空子。

李嚴是土生土長(cháng)的當地人,他真誠地勸告我千萬(wàn)不要去報低價(jià)團?!坝行┑蛢r(jià)團我們本地人都不敢想象,500塊左右包5天4晚,肯定要拉你去購物?!?/p>

田洪曼說(shuō),張家界作為一個(gè)長(cháng)線(xiàn)旅游目的地,旅游資源豐富,全市有各類(lèi)景點(diǎn)300多個(gè),等級景區就有36家,而以城區為起點(diǎn),大部分景區的車(chē)程幾乎都在1小時(shí)內。

張家界武陵源景區總經(jīng)營(yíng)面積5000公頃,購1次門(mén)票,4日之內可以多次從不同的5個(gè)大門(mén)入園,每個(gè)門(mén)、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景色,這本應是極佳的體驗—無(wú)須舟車(chē)勞頓。

但快餐式的旅游團總會(huì )走馬觀(guān)花地略過(guò)真正值得欣賞的自然奇觀(guān),將低價(jià)吸引來(lái)的游客引入購物場(chǎng)所。2022年起,張家界發(fā)布旅游市場(chǎng)秩序管理規定,規定了旅游團隊在旅游期間的購物點(diǎn)和時(shí)間,消費者在旅游團隊購物場(chǎng)所購買(mǎi)了商品,有權在30日內無(wú)理由退貨。

可是此后,購物團又想出了新的“法子”,將游客引出張家界的地界,做成多點(diǎn)旅游,來(lái)規避這一限制。對于不了解的外地游客,很容易就“掉進(jìn)陷阱”。當前,張家界通過(guò)開(kāi)展“鐵腕治旅”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,游客投訴率環(huán)比整治前下降70%。

田洪曼認為,想要徹底整頓旅游市場(chǎng),光靠張家界的力量還不夠,“需要全省一盤(pán)棋,全國一盤(pán)棋”,還要有政府、行業(yè)和游客三方攜手奔赴的共心。

對于目前的狀況,她說(shuō),“一般從客源地組團的國際旅游團和精品旅游純玩團不會(huì )出現這一現象,如果游客想以報團形式參與,一定要盡量選優(yōu)質(zhì)旅行團。如果自由行,目前張家界市內的交通等公共基礎服務(wù)比較完善,而且政府還在不斷優(yōu)化和提升中?!?/p>

張家界還有一個(gè)尚未公布的新計劃正在醞釀,他們希望能通過(guò)這一努力,幫助更多的人在張家界實(shí)現順暢的自由行。

?

景觀(guān)改變命運

祖輩都生活在此的張家界人,起先對山?jīng)]有感覺(jué),他們只知道,那樣的峭石山崖,種不出糧食。新聞出版總署原副署長(cháng)李東東,曾于1994年初赴張家界掛職市委副書(shū)記兩年,她在回憶中描述:“這里位于湘鄂川黔交界處,山高路險,林密溝深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基本與外界隔絕?!?/p>

1979年秋,畫(huà)家吳冠中前往湘西采風(fēng)過(guò)程中,偶然訪(fǎng)問(wèn)張家界一地,嘆為觀(guān)止,返程即寫(xiě)下《養在深閨人未識》一文,引起各界震動(dòng),“湘西寶藏”自此被發(fā)現。

一位從德國歸來(lái)的年輕導游說(shuō),他曾引領(lǐng)一些滿(mǎn)懷痛苦的人來(lái)到這里,他們或是永失摯親,或是困于內心的牢籠,意圖通過(guò)旅行來(lái)釋放精神上的困頓。在壯闊的自然世界里,一些苦悶會(huì )在無(wú)形中消弭。他從不承擔心理咨詢(xún)師的責任,只是為他們講述景區的故事。他指著(zhù)車(chē)窗外的懸崖說(shuō),在地球漫長(cháng)的歲月里,這里曾經(jīng)歷無(wú)數次的抬升與沉降,擁有優(yōu)質(zhì)的鎳鉬礦產(chǎn)資源。長(cháng)居于此的人們,過(guò)去不識風(fēng)景珍貴,靠山“吃礦”,在危險的邊緣謀求生計。但如今,他們可以和游客一起乘坐纜車(chē),前往祖輩曾經(jīng)住過(guò)的峻嶺之間,為旅游業(yè)而工作。

田洪曼的辦公室里有一幅掛畫(huà),描繪的是武陵源天子山的晨暉,工筆之下,群峰巍峨。細問(wèn)之后得知,這幅遠看并不出奇的山水畫(huà),是利用天然砂石粉末所作,系張家界獨有的砂石畫(huà)。深受?chē)鴥韧庥慰偷南矚g,特別是韓國、泰國、越南等境外的游客更是愛(ài)不釋手。

即便要飛速地應對各項問(wèn)詢(xún),采訪(fǎng)時(shí)多次被業(yè)務(wù)打斷,田洪曼也幾乎不用思考,在見(jiàn)縫插針間,就能將張家界的許多故事娓娓道來(lái)。

1982年9月,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成為中國第一個(gè)國家森林公園。1992年,武陵源風(fēng)景名勝區被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《世界自然遺產(chǎn)名錄》。2004年2月,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被列入全球首批《世界地質(zhì)公園》。

在打響知名度的第一槍里,大庸市的主政者當機立斷地作出了決定。1994年4月,經(jīng)國務(wù)院批準,大庸市更名為張家界市。

由此,這座城市與她的山光水色徹底融為一體。

田洪曼記得,2018年,全國旅游扶貧大會(huì )在張家界舉行,當時(shí)有這樣一句總結:“張家界的旅游發(fā)展史,就是一部波瀾壯闊的扶貧史?!?019年的統計數據顯示,張家界市旅游從業(yè)人員超過(guò)30萬(wàn)人,占總人口的五分之一。

就業(yè)之外,山區改變命運的根本性資源,是教育。而旅游業(yè),無(wú)論是從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帶動(dòng)的角度,還是微觀(guān)發(fā)展的切面,都在推動(dòng)教育發(fā)展。

1995年,張學(xué)良的侄女張閭蘅與一眾港澳名人訪(fǎng)湘,在聽(tīng)聞時(shí)任張家界市委副書(shū)記李東東說(shuō)起一些山里孩子交不起50元的學(xué)費后,當即與同行者聯(lián)合簽名,資助了3000名失學(xué)兒童。

田洪曼回憶,2022年,張家界舉辦了首屆湖南省旅游發(fā)展大會(huì ),在申辦籌備過(guò)程中,一個(gè)幼兒園園長(cháng)殷切地對她說(shuō),“你們一定要將旅發(fā)大會(huì )申辦成功?!碧锖槁闷嬖?xún)問(wèn)原因。園長(cháng)解釋道,幼兒園的很多家長(cháng)都是旅游從業(yè)者,因疫情影響,有些交不起孩子的學(xué)費。

而30歲左右的網(wǎng)約車(chē)司機陳生回憶:“零幾年,那時(shí)候還比較窮,孩子們?yōu)榱速崒W(xué)費,帶一個(gè)背簍,裝著(zhù)礦泉水和能生食的水果、蔬菜,利用暑假去各個(gè)景點(diǎn)售賣(mài)?!?/p>

來(lái)游玩的韓國游客出手很大方,他記得在黃石寨遇到過(guò)一對40多歲的韓國夫婦,給了他一筆不薄的小費,幾乎足夠他當時(shí)交學(xué)費。

盡管這些巨石叢林巋然不動(dòng),卻在不知何時(shí)便引來(lái)清風(fēng),吹動(dòng)歷史的折角,真真切切地改變了張家界百萬(wàn)民眾的命運。

在張家界,高山從不作回答,人們以心為證。

(文中金湖、張敏英、李嚴、陳生為化名)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