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朗不想踏入“以色列陷阱”

內塔尼亞胡選擇了“蜻蜓點(diǎn)水”式報復伊朗,也許是希望通過(guò)“綁定”伊朗、同時(shí)又不“違逆”美國,來(lái)提高個(gè)人的支持率,牽制政治諍友??蓵r(shí)間似乎并不是他的朋友。

作者:榮智慧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5-21

距今約2600年的居魯士文書(shū),牽動(dòng)了伊朗的敏感神經(jīng)。

大英博物館想今年送它到耶路撒冷展出,惹得伊朗大怒。居魯士文書(shū)記載,波斯第一帝國皇帝居魯士大帝占領(lǐng)巴比倫之后,允許猶太人返回耶路撒冷。本是一段歷史佳話(huà),但伊朗4月份與以色列兵戎相見(jiàn),雙方20天內已較量三個(gè)回合,伊朗不想看到本國文物今年在敵國展出。

去年10月以來(lái),哈以戰事打斷中東“大和解”進(jìn)程,阿拉伯人、波斯人和猶太人都要面對新的現實(shí)。隨著(zhù)巴以問(wèn)題重回牌桌中心,大國的中東布局此消彼長(cháng)。美國精力被印太、東歐和中東三線(xiàn)撕扯,校園反猶抗議洶涌,白宮寧愿以色列息事寧人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以色列今年4月19日的軍事報復只是小試牛刀。


三周較量三個(gè)回合

今年4月13日之前,針對以色列的戰事,就像一只章魚(yú)伸出八只觸手,一只觸手(哈馬斯)先行出動(dòng),其他觸手(如黎巴嫩真主黨、也門(mén)胡塞武裝、伊拉克人民動(dòng)員組織等)緊隨其后,分散以色列的精力與資源。

4月13日,章魚(yú)浮出水面。伊朗向以色列發(fā)射300多枚導彈與無(wú)人機,回應4月初伊朗駐敘利亞大使館附屬建筑被空襲一事。

6天后,以色列出動(dòng)戰機,對伊朗境內核設施配套的防空雷達進(jìn)行“蜻蜓點(diǎn)水”式報復。伊朗巧妙“挽尊”:哪里的防空雷達被炸毀,就在哪里豎一個(gè)新的。

伊朗終與以色列“圖窮匕見(jiàn)”,但雙方都小心翼翼地“藏起刀鋒”。

小心翼翼各有原因。伊朗成為繼1991年薩達姆治下伊拉克用飛毛腿導彈瞄準以色列之后,又一個(gè)敢于襲擊以色列的國家,但見(jiàn)好就收。另一邊廂,內塔尼亞胡政府之前戰略失誤不斷,而伊朗大使館附屬建筑被炸,大有拖美國“下水”之勢,可拜登政府疲于應付俄烏戰爭和校園抗議,極力拉住以色列。

伊朗本來(lái)也沒(méi)打算“真打”,“騷擾”一分就賺了一分的便宜。以色列4月19日牛刀小試之后,美國國會(huì )姍姍來(lái)遲通過(guò)援外法案。雙方皆得償所愿。

若單從軍事角度“復盤(pán)”,以色列和伊朗都有“地利”之便。

4月19日,以色列戰機在不進(jìn)入伊朗領(lǐng)空的情況下,打擊了伊朗的防空設施。除了美國、英國協(xié)助以色列空軍之外,約旦、伊拉克開(kāi)放了領(lǐng)空,約旦空軍亦出手助陣。一系列的對地攻擊,證明多方已實(shí)現通信、指揮、敵我系統識別等方面的協(xié)同合作。

伊朗的“什葉派之弧”,也起到多點(diǎn)侵擾、避免牽扯自身的地理作用。另外,伊朗國土面積為164萬(wàn)平方公里,具有廣闊的荒漠戰略縱深;而以色列面積為2.8萬(wàn)平方公里,南北長(cháng)470公里,東西寬僅135公里—很容易成為彈道導彈密集轟炸的目標。

從戰術(shù)上看,伊朗4月13日的打擊相當出色。其使用彈道導彈、巡航導彈和自殺式無(wú)人機三種武器,進(jìn)行多頻次飽和攻擊。這證明伊朗的組織協(xié)調能力較強,因為三種武器速度相差甚遠,要達到最佳效果,必須同一時(shí)間段內接近目標,才能讓敵方防空系統過(guò)載;同時(shí),發(fā)射地點(diǎn)高度分散,方可避免被敵方一擊反制。

從武器上看,以色列新近服役的“箭3”防御系統,是本次攔截伊朗彈道導彈的中堅力量,并首次執行大氣層外的太空攔截作業(yè)?!凹?”速度達9馬赫,可直接撞擊殺傷戰斗部,是少數能夠攔截高超音速導彈的現役防空系統。

伊朗頗以“自殺式無(wú)人機”為傲。俄烏戰爭中,伊朗無(wú)人機就已“出圈”。伊朗受美國制裁多年,很多武器都是“土法煉鋼”。伊朗一架無(wú)人機成本為1萬(wàn)至2萬(wàn)美元,而以色列最便宜的“鐵穹”防空導彈,一發(fā)也要5萬(wàn)美元。

為降低成本,以色列攔截機隊用的是老舊的AIM-7“麻雀”半主動(dòng)雷達空對空導彈?!奥槿浮睂棌脑綉饡r(shí)期就開(kāi)始服役,早該退休,但它使用機載雷達照射引導,對慢速目標如無(wú)人機或巡航導彈仍有成效。猶太人精打細算可見(jiàn)一斑。

論經(jīng)濟總量,伊朗比以色列少1/5。以色列人均GDP超5.4萬(wàn)美元,有媲美硅谷的高科技產(chǎn)業(yè)、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多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、僅次于美國和中國的全球第三多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。伊朗人均GDP不到5000美元,高通脹是老大難。

但以色列的國際聲譽(yù)已跌至谷底。聯(lián)合國大會(huì )上,多國代表直接批評以色列的“焦土政策”。法國總統馬克龍直言加沙的人道主義災難令人“無(wú)法容忍”。歐洲、北美均有規模不等的民眾抗議,指責以色列“人道滅絕”。近日,美國高校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活動(dòng)愈演愈烈,警方強硬鎮壓,引發(fā)國內外輿論抨擊。


不是“外溢”,而是問(wèn)題本身

解鈴還須系鈴人—伊以問(wèn)題目前依然圍繞哈以問(wèn)題展開(kāi)。

哈馬斯發(fā)動(dòng)戰爭,核心因素有二。首先是阻斷阿以全面和解。前幾年阿聯(lián)酋、埃及、巴林等國先后通過(guò)《亞伯拉罕協(xié)議》與以色列實(shí)現關(guān)系正?;?。哈以戰事爆發(fā)前,沙以和談“幾近達成”。一旦沙以建交,相當于整個(gè)遜尼派阿拉伯世界均與以色列握手言和,屆時(shí)巴勒斯坦問(wèn)題將愈發(fā)邊緣化。

其次是“攀附”第四次中東戰爭,為“國”立功。1973年10月6日,埃及反攻以色列取得巨大勝利,哈馬斯有意效仿,以便增加自身在下一次巴勒斯坦大選中的籌碼。特別是擄走200多名人質(zhì),哈馬斯期待換回所有在押巴勒斯坦囚犯,提升威望。像哈馬斯領(lǐng)導人辛瓦爾,就曾被關(guān)押在以色列監獄近20年,2011年被換回巴勒斯坦。

以色列回應并推進(jìn)戰爭,目標有三:消滅哈馬斯;解救被關(guān)押在加沙的人質(zhì)(其中數十人被認為已經(jīng)死亡);加沙去軍事化。要完成目標,以色列不得不繼續向加沙南部城鎮拉法推進(jìn),這是其尚未進(jìn)攻的最后一個(gè)城鎮。但美國投棄權票后,聯(lián)合國安理會(huì )已代表國際社會(huì )要求以色列?;?。

哈以交戰半年,雙方各執一詞,都認為自己沒(méi)輸。

根據以色列戰報,其已“消滅”哈馬斯成員3萬(wàn)多人,全面占領(lǐng)北加沙,控制中加沙、南加沙部分領(lǐng)土。但是,以軍尚未攻下南加沙;地道越打越長(cháng),卻沒(méi)能活捉哈馬斯高級將領(lǐng);加沙方面依然扣著(zhù)100多名人質(zhì),哈馬斯還有實(shí)力繼續向以色列境內發(fā)射火箭彈。

耗下去就是勝利。對以色列而言,耗的是哈馬斯的戰斗力;對哈馬斯而言,耗的是以色列的耐心和內塔尼亞胡政權的保質(zhì)期。

伊以問(wèn)題,并非上述巴以問(wèn)題的“外溢”,二者乃是中東地緣戰略競爭下的一體兩面。

此前巴勒斯坦日益邊緣化,根源在于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發(fā)展關(guān)系,促使阿拉伯國家在巴勒斯坦問(wèn)題上保持超脫或中立立場(chǎng)。2020年以來(lái),阿聯(lián)酋、巴林、摩洛哥均與以色列建交。這之后,阿聯(lián)酋、以色列、美國和印度組成中東版“四方聯(lián)盟”。

由此,以色列用“兩國方案”和平解決巴勒斯坦問(wèn)題的意愿不斷降低。2022年,極右翼勢力在以色列大選中崛起,“宗教猶太復國主義”政黨成為議會(huì )第三大黨,并參與組閣。此后,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政策更具攻擊性。

這一局面推動(dòng)中東“抵抗陣營(yíng)”再次強化。2007年后,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控制約旦河西岸,哈馬斯和杰哈德控制加沙。2021年5月加沙與以色列武裝沖突后,哈馬斯開(kāi)始與因“阿拉伯之春”而交惡的伊朗、敘利亞重修舊好。

伊以對抗,伊朗占了“天時(shí)”。配合哈馬斯的襲擊,伊朗的多只“觸手”五線(xiàn)開(kāi)花,特別是黎巴嫩戰線(xiàn),成為加沙地帶之外沖突最激烈的區域;胡塞武裝攻擊紅海上的以色列船只,即使美國發(fā)起“繁榮衛士”護航行動(dòng),也未能徹底阻止。

今年4月1日,伊朗精銳部隊指揮官被炸死在敘利亞,以色列部分解除“后患”。多線(xiàn)作戰是用兵大忌,為遏制黎巴嫩真主黨出兵,以色列已被迫在北部投入重兵,更喊來(lái)美國航母駐扎東地中海。

伊朗4月13日的“有限報復”,不足以對巴以沖突、伊朗國內政局、美國總統大選形成“黑天鵝”級別的沖擊,但在全球“反以”的聲浪中,某種程度上也算順應“民意”。


伊朗悶聲發(fā)財,以色列恐“變天”

伊朗的“報復”,主要影響以色列現任右翼政府的執政地位。

4月22日,以色列軍情局局長(cháng)阿哈龍·哈利瓦宣布辭職,為偵測哈馬斯“阿克薩洪水”行動(dòng)的不力負責—替總理內塔尼亞胡輕輕分走一“鍋”。

陰影之下,伊朗算是加沙沖突的最大受益者。它的觸手令以色列腹背受敵,但它同時(shí)設法維持與阿拉伯國家的關(guān)系。當以色列計劃進(jìn)攻拉法之時(shí),伊朗從陰影下現身,從自己的領(lǐng)土直接發(fā)動(dòng)攻擊,打亂了以軍日程。

以色列隨后的空中打擊,被伊朗輿論一筆帶過(guò)。不少以色列部長(cháng)呼吁采取更激進(jìn)、更具破壞性的行動(dòng)。極右翼人士、國家安全部長(cháng)伊塔馬爾·本-格維爾,在社交媒體上發(fā)布了一個(gè)詞—達代爾(dardale)。這是體育用語(yǔ),指的是在對方球門(mén)前劃水摸魚(yú),根本不想進(jìn)球。辛辣的諷刺無(wú)非是向內塔尼亞胡施壓—以色列不僅應該痛打伊朗,還要升級加沙行動(dòng)。

內塔尼亞胡選擇了“蜻蜓點(diǎn)水”式報復伊朗,也許是希望通過(guò)“綁定”伊朗、同時(shí)又不“違逆”美國,來(lái)提高個(gè)人的支持率,牽制政治諍友。早在4月3日,戰爭內閣三巨頭之一、最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總理的本尼·甘茨,就呼吁在9月提前舉行大選,以“恢復以色列內部的信任”。此前,甘茨背著(zhù)內塔尼亞胡跑到華盛頓,面見(jiàn)美國副總統哈里斯,令內塔尼亞胡“怒不可遏”。

但伊朗明顯不想踏入這個(gè)“以色列陷阱”。伊朗的輿論回應,象征性遠大于其實(shí)質(zhì),原因有三:一是伊朗高級官員/將領(lǐng)被以色列定點(diǎn)清除早有前例,當時(shí)伊朗的報復都非??酥?,打一波軍事基地就作罷。

二是伊朗國內的主流聲音,不提倡與以色列爆發(fā)全面戰爭。有伊朗議會(huì )前高官指出,以色列對伊朗大使館的襲擊是個(gè)“故意讓伊朗陷入戰爭的詭計”,“伊朗直接與以色列開(kāi)戰,將打破中東目前微妙的平衡……而這種不平衡不符合伊朗國家利益”。伊朗外交部中東部門(mén)前負責人卡塞姆·莫赫巴拉也公開(kāi)表示,內塔尼亞胡希望“升級戰爭,將伊朗、美國和西方卷入其中”,以挽救“危如累卵的總理職位”。

三是伊朗“悶聲發(fā)大財”,可能繼續通過(guò)“影子”不對稱(chēng)地騷擾以色列。歷史上,以色列駐外使領(lǐng)館及其工作人員,以及海外猶太人社區,都曾多次遭受襲擊。伊朗離“核門(mén)檻”也不遠,現在擁有122公斤豐度60%的濃縮鈾,若提煉到豐度90%的核武器級別,需要的也只是決心和時(shí)間。

時(shí)間似乎并不是以色列現政府的朋友。一旦內塔尼亞胡下臺,針對他受賄、欺詐和違背公眾信任等的檢控調查,也將重新啟動(dòng)。拜登剛簽署的260億美元援以法案,金額只是援烏法案的四成。美國中東戰略一再收縮,可能無(wú)法支持內塔尼亞胡在逾越節之后“極限”求生。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