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種詭異療法在流行,現實(shí)的《周處除三害》

家排從進(jìn)入中國開(kāi)始,就是一門(mén)巨大的生意。

作者:南風(fēng)窗調查小組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4-08

陳桂林慘遭剃頭.jpg

電影《周處處三害》劇照


“按照我的話(huà)說(shuō)。媽媽?zhuān)铱匆?jiàn)了你的苦難?!?/span>

“媽媽?zhuān)铱匆?jiàn)了你的苦難?!?/span>

“請允許我還是做我自己?!?/span>

“請允許我還是做我自己?!?/span>

“請允許我活在我自己的生命中?!?/span>

“請允許我活在我自己的生命中?!?/span>

……

場(chǎng)上的女人42歲,形態(tài)瘦削,身邊的男人指揮她重復他所說(shuō)的話(huà),一邊讓她將右手放在左邊胸口的位置,按照順時(shí)針畫(huà)圈。這是今年3月上旬,南方某市一棟寫(xiě)字樓內發(fā)生的場(chǎng)景。女人來(lái)到這里,是想解決一個(gè)問(wèn)題:她的后腦勺從20歲左右開(kāi)始疼痛。

現場(chǎng)發(fā)生的一切,圍繞著(zhù)一種名為家庭系統排列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家排”)的治療方法。該機構對男人的公開(kāi)介紹是“有著(zhù)十多年經(jīng)驗的資深系統排列師”。治療過(guò)程中,這位家排師表示,像背頸疼痛這類(lèi)健康問(wèn)題,醫院只是解決“表層”,而家排處理的是根源。

這種看起來(lái)“玄之又玄”的治療技術(shù),實(shí)際上頗有來(lái)頭。

它的源頭是家排理論。公開(kāi)資料顯示,這門(mén)學(xué)問(wèn)的創(chuàng )始人是國際知名的“心理治療大師”;實(shí)踐中,家排風(fēng)靡全球,進(jìn)過(guò)巴西醫保,被引入過(guò)司法系統。

家排的創(chuàng )立與發(fā)展過(guò)程爭議頗多。而在國內,一部分家排組織也遭到了質(zhì)疑。

兩年前,小白在家人的安排之下做過(guò)一次家排。電影《周處除三害》上映后,有朋友給小白發(fā)消息:“小白,這個(gè)和家排好像,太像了,只不過(guò)家排不敢PUA殺人?!迸笥延X(jué)得,電影中的靈修組織跟小白經(jīng)歷過(guò)的家排治療很像。

小白聽(tīng)后,自己也去看了電影。她告訴南風(fēng)窗:“確實(shí)差不多,只是這個(gè)家排還沒(méi)到害命的地步?!?/span>

有幾分“尊者”風(fēng)范的家排,到底是什么樣的?


家排大師海靈格

家排偶爾會(huì )在社會(huì )新聞的一角出現。

2024年1月30日,安徽合肥警方發(fā)布了一則立案通告,稱(chēng),合肥某公司以線(xiàn)下工作坊活動(dòng)推廣為幌,宣傳“永生布達家排”,種種行為,涉嫌詐騙犯罪。

據稱(chēng),布達家排源于伯特·海靈格所創(chuàng )建的家庭系統排列方法,同時(shí)傳承了東方古老深邃的周易智慧。布達家排的學(xué)員中流傳著(zhù)“海靈格是家排界的牛頓,永生導師是家排界的愛(ài)因斯坦”的說(shuō)法。

盡管大多數人可能沒(méi)有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“家排”或“海靈格”,但海靈格開(kāi)創(chuàng )的家庭系統排列,曾經(jīng)作為一種現象在歐美流行,如今正在國內生根發(fā)芽。

海靈格在40多歲之前,最主要的身份是德國二戰士兵與天主教傳教士,曾到南非祖魯族地區傳教。人到中年,海靈格辭去神職,作為心理治療師開(kāi)始工作,并開(kāi)發(fā)了家庭系統排列療法。

據載,海靈格曾于日本開(kāi)設的一次課程上,為一個(gè)年輕女士(案主)找到恐懼回家的原因。海靈格選了一個(gè)人代表她的母親,一個(gè)人代表她自己,又找了一個(gè)人代表母親的母親……海靈格在場(chǎng)上排列了共13個(gè)人,排成一個(gè)祖先隊列,當他看到第八位母親代表握緊拳頭、看向地面時(shí),認為這里存在一起謀殺。

海靈格讓一個(gè)男人代表被這位母親殺害的人,并讓案主去擁抱他。過(guò)世的人被承認了,海靈格說(shuō),中斷在八代前的愛(ài)又回來(lái)了。

被選來(lái)“扮演”案主家屬的人,叫做家排代表。在實(shí)踐中,選擇家排代表往往是隨機、臨時(shí)的,這意味著(zhù)家排代表對他們所代表的家庭成員是什么樣的人、有什么樣的過(guò)往一無(wú)所知。但海靈格認為,“家庭系統排列的特別之處在于,代表真的會(huì )與不在現場(chǎng)的那個(gè)人有同樣的感受”,一旦成為家排代表,人們可以體驗到一股對所有人進(jìn)行控制的力量,他將這股力量稱(chēng)為“偉大靈魂”。

根據對家排效果的設想,家庭代表在一個(gè)空間中呈現的相互位置,能夠揭示案主所遭遇問(wèn)題的根源所在,甚至能推導出此前不為人所知的家族秘辛,從而達到療愈與解決問(wèn)題的作用?!墩l(shuí)在我家》記載,一位案主在家排中第一次發(fā)現他的父親在婚前有一個(gè)女兒,“類(lèi)似瞠目結舌的事總是重復出現,并直接成為伯特·海靈格工作的一個(gè)標志”。


進(jìn)入中國

2022年的夏天,小白虛歲31,單身。父母對她遲遲未婚著(zhù)急,催得緊。小白家有一位親戚,以“心理咨詢(xún)師”自居,做了十幾年家排。

親戚說(shuō)小白有性格障礙,導致成婚很難。在親戚再三建議下,父母安排她去做家排治療。

家排師找人分別代表了小白、父母、姐姐和已經(jīng)去世的爺爺。家排師說(shuō),這是五維空間的理念,讓小白無(wú)需多想,配合就好。

代表一上場(chǎng),各自出現了不同的身體和情緒反應。小白自己的代表頭疼,父親的代表腿疼,母親的代表不想理她,姐姐的代表覺(jué)得她很親切。

家排師解釋?zhuān)“椎拇眍^疼是因為小白自身能量太強;母親代表不想理小白,是因為她感受到小白和父親關(guān)系不好;父親代表腿疼,說(shuō)明小白和父親確有矛盾。

家排師認為,這些正是小白遲遲不能成婚的問(wèn)題所在。

解讀代表的行為,進(jìn)而診斷問(wèn)題的根源,這一過(guò)程會(huì )令一部分案主起疑,小白正是如此。

然而,通過(guò)中文搜索得到的對家排的介紹,卻是另一番景象。

搜索“家庭系統排列”,某搜索引擎靠前的信息顯示,“家庭系統排列是一種心理治療方法,由德國心理治療大師伯特·海靈格創(chuàng )立”“家庭系統排列被認為是一種生活的應用哲學(xué),能夠幫助人們建立更好的家庭生活、生涯規劃、事業(yè)發(fā)展、人際關(guān)系等”。

豆瓣讀書(shū)收錄了44本與海靈格相關(guān)的中文出版物。其中幾本顯示海靈格為作者的《誰(shuí)在我家》《在愛(ài)中升華》《活出內在的力量》《愛(ài)的序位》,豆瓣評分分別為8.2、9.6、7.9、8.2。

有人評價(jià)海靈格的著(zhù)作是“心理學(xué)版《百年孤獨》”。在某閱讀APP上,關(guān)于《愛(ài)的序位》一書(shū)的簡(jiǎn)介是這樣的:“家庭系統排列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!極具震撼力的現場(chǎng)效果!現代心理咨詢(xún)師必備手冊!”

2003—2005年,被稱(chēng)為NLP大師的李中瑩,為海靈格在中國(包括香港)開(kāi)辦了十場(chǎng)工作坊。據稱(chēng)家排由此進(jìn)入中國。

家排在國內火熱的勢頭,出現在2016—2018年。

2016年,有學(xué)者將家排療法帶到了電視節目中,這在之后成為了各類(lèi)水平不一的家排師們在為自己宣傳時(shí)常用的材料。

當時(shí),也有一些官方機構與家排組織合作。據四川省戒毒管理局信息,2016年10月,四川省資陽(yáng)強制戒毒所組織戒毒人員參與了兩次為期一個(gè)月的系統式家庭治療。

2017年10月6日,“首屆中國系統排列公益高峰論壇”在北京舉行。所謂華人界系統排列三大導師李中瑩、周鼎文、鄭立峰齊聚一堂。

2018年,海靈格最后一次在國內舉行工作坊,次年9月19日,海靈格逝世。此后,國內的家排療法雖然漸趨低調,但依然在民間散播。


信徒與質(zhì)疑者

在中國民間的龐大市場(chǎng)里,家排快速發(fā)展,其中一部分組織,因其極端性為人所知,如前文提到涉嫌詐騙的“布達家排”,以及小白所遭遇的“尊者”式家排。

一直以來(lái),那位家排師親戚就跟小白媽媽說(shuō),小白有性格障礙,不像個(gè)女孩。

小白家沒(méi)男孩,只她和姐姐兩個(gè)女兒。但從小,小白性格開(kāi)朗,更偏向傳統認知中的男孩?!爱敃r(shí)我微信名叫白小強,男性化一點(diǎn),性格也更偏向男孩子一點(diǎn)?!毙“渍f(shuō)。

小白清楚,自己未婚的很大原因是社交圈小、工作忙、顏值差一點(diǎn)。不過(guò)當時(shí),年齡過(guò)了30的關(guān)口,家里人催婚更急,加上親戚三番五次對小白媽媽的勸導,家人就答應讓小白去做一次家排。

“礙于情面和為了配合家里人,我就去了?!毙“渍f(shuō)。

但場(chǎng)上出現的情況讓小白始料未及。

親戚說(shuō),家排顯示她跟父親有矛盾?!暗腋赣H沒(méi)有矛盾,只是傳統家庭,女孩子跟父親的感情不可能有多親密?!毙“捉忉尩?,她跟父親的唯一矛盾可能就是她對婚事并不上心,但父親覺(jué)得到了適婚年齡就應結婚生子。

而之后的所謂治療方式,更是讓她難以接受。

“家排師領(lǐng)我向家庭成員道歉磕頭?!毙“渍f(shuō),她爺爺去世很早,未曾見(jiàn)過(guò),可家排師讓她對著(zhù)爺爺代表說(shuō):爺爺我看見(jiàn)你了,我是你的孫女,我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你,我對不起你。然后磕頭。

之后,也對父母的代表說(shuō)類(lèi)似的話(huà),磕頭。

“當時(shí)我就覺(jué)得這種做法很炸裂?!毙“渍f(shuō),讓她跟爺爺代表說(shuō)對不起的時(shí)候,她就有點(diǎn)不解,“我都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我爺爺,怎么就對不起他了”。后來(lái)到跟爸媽代表說(shuō)對不起時(shí),小白心有怒氣,便不去配合說(shuō)話(huà),家排師就讓她不??念^。

全程約一小時(shí),小白磕了好多頭,“現在想來(lái)就很像《周處除三害》里的邪教”。更讓她生氣的是,到最后,家排師讓她牽著(zhù)自己代表的手說(shuō)“我對不起你”,讓她跟自己道歉。

小白覺(jué)得這像是一種心理暗示,在不停地去說(shuō)對不起的時(shí)候,“心態(tài)肯定是會(huì )崩的”。小白說(shuō):“現在的人肯定都會(huì )有一點(diǎn)壓力,你這樣去暗示自己,最后的結局就是在那哭?!?/span>

不過(guò),家排師跟小白他們說(shuō)過(guò),能讓這些人在她那里痛哭流涕,是她的成就。因為這意味著(zhù),這些人確實(shí)卸下了心理防備,袒露了心聲。

但小白覺(jué)得,除了哭,家排沒(méi)有解決任何問(wèn)題?!拔覍幵溉フ掖髱熕阋回远急冗@個(gè)好,算卦人可能會(huì )跟你講,你在哪個(gè)時(shí)間點(diǎn)會(huì )有一個(gè)緣分,起碼是有安慰的效果?!毙“渍f(shuō)。

此外,小白不相信親戚的原因,還在于對方的不專(zhuān)業(yè)。

在小白記憶中,親戚原是公司職員,退休后才開(kāi)始做家排,至今十幾年。那時(shí),流行考心理咨詢(xún)師,親戚就去考了證書(shū)。而且,家里跟親戚年紀相仿、大學(xué)畢業(yè)的人,幾乎都有一個(gè)心理咨詢(xún)師的等級證書(shū)。

之后,親戚開(kāi)始接觸海靈格的家排,“當時(shí)帶著(zhù)一大家子人都去學(xué)這個(gè)東西”。

后來(lái)因為親戚家排工作坊離小白家也近,小白媽媽經(jīng)常被親戚喊去當代表?!暗覌屪隽撕芏啻未?,在場(chǎng)上沒(méi)有任何反應?!毙“走€聽(tīng)媽媽說(shuō),去親戚那里做家排的基本都是女性,年齡在四五十歲左右。

“你想,這些上了年紀的女性,在傳統環(huán)境長(cháng)大,哪個(gè)不委屈,哪個(gè)沒(méi)有點(diǎn)心理問(wèn)題?”小白說(shuō)。

小白并不相信家排,不過(guò)眼下,家排在國內仍然有一批忠實(shí)的受眾。

3月上旬,南風(fēng)窗記者參與了某平臺組織的家排公益課(報名費為365元),課上大約有20人,除了兩位前來(lái)學(xué)習的“療愈師”是男性,其余均是女性,其中又以中年女性為主。

會(huì )員采梅是一名已經(jīng)退休的前職業(yè)女性,三年前,她因父親去世悲痛難解,經(jīng)人推薦,進(jìn)了家排的大門(mén)?!凹遗攀呛苌衿娴??!彼嬖V南風(fēng)窗記者,除了自己,她還拉著(zhù)兒子做過(guò)三次家排,“花了不少錢(qián)”。

從采梅的朋友圈,能看出她是一位生活態(tài)度積極的中年女性。出于興趣,她在2022年參加過(guò)學(xué)費上萬(wàn)元的家排導師班。除了家排之外,塔羅、天使數字,也是她日常喜歡分享的內容。

在公益課上,采梅是一位經(jīng)驗豐富的家排代表。在家排“訓練”中,她可以敏銳地接受案主家庭的信號,時(shí)而突覺(jué)后背疼痛、渾身無(wú)力,時(shí)而盯著(zhù)其他家排代表的腳部,說(shuō)案主的母系家族可能存在一些問(wèn)題。

在家排的場(chǎng)景下,感受豐富的代表通常會(huì )得到“有靈性”的稱(chēng)贊。不過(guò),對此“靈性”,部分參與過(guò)家排的人有不同看法。

“家排整體的氛圍和場(chǎng)面,會(huì )讓你不自覺(jué)地順著(zhù)那個(gè)感覺(jué)走?!睆堩祵δ巷L(fēng)窗說(shuō)。

剛上大學(xué)的時(shí)候,他好奇心重,在一個(gè)心理學(xué)互助微信群中看到有人在招募義工,就報了名。所謂義工,就是充當家排代表,在家排師的引導下,他做出怒吼、逃離、蹲下抱頭等動(dòng)作。張淼完成得不錯,得到了家排師的肯定,“很得意,自己好像很會(huì )演”。

張淼回想起來(lái),當時(shí)家排師給出的解決方案其實(shí)很尋常,說(shuō)是只要夫妻和睦,有網(wǎng)癮的孩子就會(huì )好起來(lái)。但是家排的特殊形式,以及家排師口中常常出現的感恩、大愛(ài)、放下小我、不要著(zhù)相等詞匯,讓張淼覺(jué)得家排充滿(mǎn)魅力,“很高大上”。

當了一次志愿者,張淼就把“感恩”一詞記在了心上。秉著(zhù)助人為樂(lè )的精神,張淼在江西一家教育機構當了兩年的家排志愿者。

在這期間,張淼自己也當過(guò)案主,花錢(qián)做了一次家排,但問(wèn)題非但沒(méi)有解決,反而更加嚴重。這使得張淼開(kāi)始轉變對家排的態(tài)度。

被問(wèn)及當時(shí)想要解決什么問(wèn)題時(shí),張淼猶豫了,認為“丟人”,說(shuō)不出口。不過(guò),十多年前,家排師告訴他,人越?jīng)]隱私活得越通透,他相信了這個(gè)說(shuō)法。

“把你的內心問(wèn)題都挖出來(lái),看你還不死心塌地?!奔遗艓熣莆樟税钢鞯闹T多秘密,張淼曾在社交平臺上寫(xiě)過(guò)一篇反對家排的文章,評論區匯集了許多家排的受害者,“但(他們)不大愿意公開(kāi)說(shuō),畢竟家長(cháng)里短,很不光彩,一般都是墮胎、出軌、三角戀,死人、殺人、意外車(chē)禍”。

張淼反對家排的理由之一,是問(wèn)題的歸因“直覺(jué)化、不理性”。

他無(wú)法接受海靈格對亂倫的解釋。海靈格認為,父親與孩子亂倫的一種常見(jiàn)形式是,試圖彌補家庭中付出與索取的不平衡—當母親沒(méi)有滿(mǎn)足父親的性需求時(shí),孩子就會(huì )彌補這其中的不足。

在海靈格等人所著(zhù)的《Love's Hidden Symmetry》中記載,他給出的治療方法是讓孩子說(shuō),“媽媽?zhuān)彝庾鲞@一切是為了你”“爸爸,我做這一切是為了媽媽”。海靈格認為這使得孩子對家庭的愛(ài)被看見(jiàn),即便出了差錯,他們也在努力地做好事,這讓孩子感到如釋重負。

同時(shí)海靈格認為,懲罰施暴者并不會(huì )為孩子帶來(lái)康復,因為家庭系統的一個(gè)原則是,當有成員被排除在外時(shí),系統就會(huì )遭到破壞。家排師必須服務(wù)和保護家庭系統的完整,“這就是我經(jīng)常與被排斥者和被憎恨者結盟的原因”。


涇渭不分明

家排要如何定性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在現實(shí)中,什么是假的、真的,可疑的、權威的,迷信的、科學(xué)的,往往沒(méi)有那么涇渭分明。

鑒于許多家排師打著(zhù)專(zhuān)業(yè)心理治療師的旗號,在對家排的看法上,南風(fēng)窗試圖采訪(fǎng)多位心理學(xué)專(zhuān)家,但許多人表示,他們對家庭系統排列療法不熟悉,婉拒了采訪(fǎng)請求。

當今國際心理治療界存在500多種流派,北京師范大學(xué)心理學(xué)部教授、博士生導師藺秀云選擇用一種開(kāi)放的心態(tài)看待不同的療法。研究方向為家庭治療的她認為,家庭系統排列療法與幾大主流的心理治療流派所針對的問(wèn)題有所不同,可能適用于家族存在難以用語(yǔ)言表達的秘密。來(lái)訪(fǎng)者 “把大家不敢去觸碰的東西呈現出來(lái),人不再壓抑,內心的痛苦就釋放出來(lái)了”。

藺秀云表示,只要是正式出版的資料,就可以成為大學(xué)課堂的材料,“但大學(xué)里教的不一定是對的,不像中小學(xué)教給你什么是正確的,它會(huì )展現現實(shí)是什么樣,讓大家去討論”。

西南大學(xué)心理學(xué)部心理咨詢(xún)研究與培訓中心主任楊發(fā)輝告訴南風(fēng)窗,大眾在評估一個(gè)心理治療流派時(shí),可以從循證(evidence-based)的角度出發(fā),即第一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系統的科學(xué)研究,包含治療基于什么樣的主體、擁有什么樣的理論視角;第二,要有與主流治療方式的臨床對照;第三,治療人員要經(jīng)過(guò)系統的規范訓練。

在心理治療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方面,楊發(fā)輝認為,從本科、碩士再到博士的學(xué)歷化培養相當重要。除此之外,國內心理咨詢(xún)界的行業(yè)規范如今也有所發(fā)展,目前公認的做得比較好的,有中國心理學(xué)會(huì )的臨床與咨詢(xún)心理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和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注冊系統。

國內的心理咨詢(xún)行業(yè),并不像醫生一樣實(shí)行執照制度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存在魚(yú)龍混雜的局面,但好消息是如今越來(lái)越多的專(zhuān)業(yè)心理機構與平臺,不再只將二級、三級心理咨詢(xún)師證書(shū)當作憑證,而是更加看重咨詢(xún)師的專(zhuān)業(yè)訓練,如中國心理學(xué)會(huì )的注冊系統要求接受至少100個(gè)小時(shí)的督導時(shí)間。

?“擁有二級心理咨詢(xún)師證書(shū),并不代表就有專(zhuān)業(yè)的心理咨詢(xún)能力?!睏畎l(fā)輝說(shuō)。2017年,人社部組織的心理咨詢(xún)師職業(yè)資格考試取消,此前大約有135萬(wàn)人拿到了相關(guān)證書(shū),但有專(zhuān)家估計,只有部分人具有專(zhuān)業(yè)的心理咨詢(xún)能力。

普通人應該怎么選擇可靠的心理治療師呢?中國中醫科學(xué)院廣安門(mén)醫院心理科主任、主任醫師王健對南風(fēng)窗說(shuō):“首先可以想到醫院,包括精神專(zhuān)業(yè)醫院或者綜合醫院的心理科,再不濟它也受到醫院的管理、職稱(chēng)等級的約束?!?/span>

王健表示,目前醫院里使用頻率最高的心理治療仍然是認知行為療法(CBT),這也是目前最為循證的心理療法。其次,人本治療、精神分析、家庭治療也是常見(jiàn)的治療手段。

即便是在醫院臨床使用的心理療法,也有各自的優(yōu)缺點(diǎn)。專(zhuān)業(yè)治療師要做的,是具體問(wèn)題具體分析,根據來(lái)訪(fǎng)者的情況為其選擇合適的綜合性治療方案。

王健提到,所有治療流派都只是一種技術(shù)手段,不應該特別夸大某種療法的效果?!叭绻屓擞X(jué)得這種療法很高級,或者操作這個(gè)療法的是一個(gè)神人,它就不是正規的?!?/span>

而民間許多家排師們主張,生活中遇到的很多問(wèn)題都可以通過(guò)家排解決。海靈格學(xué)校官網(wǎng)上列出的家排應用領(lǐng)域有9個(gè),包括了家庭、夫妻關(guān)系、健康與疾病、沖突、法制、教育和財富等。

在一些家排師口中,疑難雜癥具象為口腔潰瘍、閉經(jīng)、乳腺增生、痛經(jīng)、小便困難等各種問(wèn)題。演員周海媚去世后,有一華姓家排師稱(chēng),紅斑狼瘡也是可以做家排治療的。

家排師還可能舉例說(shuō),巴西司法系統和公共醫療部門(mén)也引入了家排療法。據外媒報道,2018年,家排療法作為國家綜合和補充醫學(xué)計劃的一部分,被納入巴西公共醫療保健系統。此外,早在2012年起,家排療法被引入巴西司法系統,在數百起案件中應用,成為解決糾紛的方法之一。

不過(guò),在2023年的一份聲明中,巴西聯(lián)邦心理委員會(huì )明確表示,家排療法與心理學(xué)不相容,許多理論假設與心理學(xué)委員系統的決議和其他規定以及相關(guān)的職業(yè)法律相矛盾。

聲明強調的幾點(diǎn)是:家排療法可能會(huì )引發(fā)突發(fā)的痛苦或心理混亂狀況,而家排療法不具備足夠的技術(shù)知識來(lái)處理這些狀態(tài);家排療法常通過(guò)公開(kāi)的團體和個(gè)人參與來(lái)進(jìn)行,甚至在線(xiàn)上進(jìn)行,而這與心理學(xué)職業(yè)道德準則規定的保密原則相沖突;家排療法違反了聯(lián)邦心理委員會(huì )對性別和性取向的規范指引,因為它再現了對性別認同、性取向、男性和女性特質(zhì)的病態(tài)概念。

更為關(guān)鍵的是,巴西在司法系統中應用家排療法,主要集中在涉及家庭暴力指控、離婚、贍養費和子女監護等的案件。而這讓這類(lèi)案件的受害者,尤其是女性受害者產(chǎn)生擔憂(yōu)。巴西媒體甚至直接指出,家排療法是公開(kāi)的性別歧視和厭惡女性的療法。

在當地媒體報道的一個(gè)案例中,一位妻子遭受長(cháng)達17年的家暴,被打掉三顆牙齒,下巴脫臼。但妻子訴諸法庭后,法官給他們安排了一場(chǎng)家排,結果顯示丈夫的暴力行為是跟祖父母的持續爭吵有關(guān)。于是,家暴問(wèn)題被歸結為情感問(wèn)題。

這類(lèi)案件的代理律師表示,他們的客戶(hù)會(huì )因此受到創(chuàng )傷,做噩夢(mèng),情緒崩潰,變得脆弱并且倒退。

當地一些在支持性別暴力受害者團體中工作的女性也反映稱(chēng),家庭排列加劇了她們的創(chuàng )傷并“再次使其成為受害者”。


一門(mén)生意

家排從進(jìn)入中國開(kāi)始,就是一門(mén)巨大的生意。2018年《南方周末》的報道提到,海靈格當年在國內為期三天的工作坊,共有850個(gè)席位,最貴的席位收費高達15800元,最后排的也要6800元。

報道稱(chēng),即使按照最便宜的席位計算,海靈格在三天內所收的培訓費用高達570萬(wàn)元以上。

從公開(kāi)信息看,為家排師授證的培訓大致在2012年左右興起。2012年6月,一家名為“爸媽在線(xiàn)”的私營(yíng)網(wǎng)站組織聲稱(chēng),其是國內唯一頒發(fā)“家庭(組織)系統排列指導師”國家職業(yè)培訓等級證書(shū)的培訓機構,并稱(chēng),“具有國家級效力”“人才市場(chǎng)承認”。

不過(guò),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記者查證,在官方渠道難以查詢(xún)到家排師一類(lèi)的資格證書(shū),而且國家職業(yè)資格目錄中也未列該職業(yè)。

培訓費用向來(lái)是家排機構的重要收入來(lái)源,家排個(gè)案雖然收費不低,但客源并不是時(shí)時(shí)刻刻都有,賺那些想要賺錢(qián)的人的錢(qián)可能更加簡(jiǎn)單?!昂诵氖钦猩?、開(kāi)課,”張淼說(shuō),“一開(kāi)始是公益課,甚至有免費午餐,后面引導你交錢(qián)?!?/span>

南風(fēng)窗記者注意到,在個(gè)案咨詢(xún)的間隙,某平臺的家排師趁機推出了他的心靈測評課程,費用16800元,當天報名可減免800元。他介紹道,這個(gè)課程可以在學(xué)習自我療愈的同時(shí)幫助他人做測評?!拔視?huì )手把手帶大家如何做個(gè)案,學(xué)好了你可以在線(xiàn)上從業(yè),做得好的話(huà),一個(gè)個(gè)案可以收2000多?!?/span>

南風(fēng)窗記者在一份名為《合伙人、排列導師合作方案》的PPT文件中看到,該機構實(shí)行排列導師合伙人機制,合伙人用19800元加盟費,可一次性買(mǎi)斷50個(gè)會(huì )員名額和一個(gè)圓融課名額。PPT上還顯示,平臺合作人、導師、心靈測評師可以申請直播帶貨,線(xiàn)上銷(xiāo)售成交需要給直播帶貨老師5%提成。

與此同時(shí),現場(chǎng)工作人員介紹,機構開(kāi)放全國省級、市級代理。普通會(huì )員推薦一個(gè)好友成為會(huì )員,就可以獲得36積分,積分可以?xún)稉Q線(xiàn)上課程或者購買(mǎi)商品。

他們說(shuō),他們的目標是實(shí)現全國1000萬(wàn)個(gè)家庭的幸福。

在家排公益課的休息時(shí)間,幾位常來(lái)的女性湊在一起聊天,一個(gè)人對另一個(gè)人說(shuō),最近你的氣色好多啦。

對于她們來(lái)說(shuō),這里是一個(gè)苦楚得以訴說(shuō)、能被無(wú)限接納的空間。即便這個(gè)空間的成立,是用金錢(qián)換來(lái)的。

“你和她說(shuō),我需要你的愛(ài),我請求你的愛(ài)?!?月3日的活動(dòng)中,家排師請了現場(chǎng)一個(gè)人來(lái)代表案主“缺失的愛(ài)”,在說(shuō)完“解決語(yǔ)句”后,他讓兩人站著(zhù)擁抱在一起。接著(zhù),他將手機鏡頭調了個(gè)方向,正對準她們,畫(huà)面在網(wǎng)上直播了出去。

互聯(lián)網(wǎng)是一個(gè)折疊的空間,多數人可能永遠不會(huì )通過(guò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接觸到家排,不過(guò)一旦“解鎖”了這個(gè)詞匯,就會(huì )發(fā)現相關(guān)的資訊源源不絕。如今在短視頻平臺上,能看到許多家排老師的個(gè)案視頻,這些視頻被發(fā)布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,作為家排師與機構的宣傳資料。

2019年12月5日,某省級心理咨詢(xún)師協(xié)會(huì )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(fā)布文章《12月27—29日,布達家排療愈工作坊(廈門(mén))》,文章稱(chēng):“我們的生活需要一個(gè)機會(huì ),一個(gè)解決困惑的機會(huì ),一個(gè)療愈創(chuàng )傷的機會(huì )……布達家排,便是這樣一個(gè)珍貴的機會(huì )?!?/span>

5年后的今天,布達家排因涉嫌詐騙被立案調查。與這篇文章一樣可循的,還有布達家排在網(wǎng)上的一系列社交賬號,仍在傳播“人生真理”,喋喋不休。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