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臺偶女神”林依晨,頓悟于一念菩提

20年前的袁湘琴、10年前的程又青似乎從未離開(kāi),她們筑成了一個(gè)懂得享受幸福和保留自我的林依晨。她以這樣的自己進(jìn)入簡(jiǎn)慶芬,并反思簡(jiǎn)慶芬。

作者:本刊記者 肖瑤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6-14

供圖 (2).jpg


簡(jiǎn)慶芬實(shí)在討厭。

“討厭”,這個(gè)負面沉重的詞,放在林依晨飾演的簡(jiǎn)慶芬身上,變得曖昧起來(lái),甚至令人共情,邀人共振。

《不夠善良的我們》開(kāi)播后,不少朋友給林依晨發(fā)去信息:“(簡(jiǎn)慶芬)有夠討厭的!”原本大家擔心她演不出那么“綠茶”的感覺(jué),看完前兩集后,放心了。

林依晨哈哈大笑,“(討厭)那就對了!”

她的笑聲很特別,一點(diǎn)兒也不“甜妹”,卻也沒(méi)有那種中年人的深沉。用古早的流行詞來(lái)說(shuō),她笑得像個(gè)“女漢子”。一種由內而外的、發(fā)自肺腑的震動(dòng)。電話(huà)里接受南風(fēng)窗專(zhuān)訪(fǎng)時(shí),林依晨總是發(fā)出那樣的笑,你能感覺(jué)到她是真的放松、坦率,卻不失“元氣”,一股確定的幸福感撲面而來(lái)。

這可是林依晨,是出道就以“討喜”為人所知的“臺偶女神”。

2005年,她在《惡作劇之吻》里飾演的袁湘琴一角,多年內一度成為校園偶像劇不斷模仿的女主角人設。那個(gè)擁有一張圓臉蛋、一對圓眼睛的女孩,擁躉著(zhù)真善美的生活哲學(xué),沒(méi)有人能拒絕她身上撲面而來(lái)的活力與熱情。

林依晨的公眾印象,常年圍繞著(zhù)明媚、善良、溫和等關(guān)鍵詞。臺灣媒體還曾稱(chēng)她為“零差評女神”。

但簡(jiǎn)慶芬完全站在這些詞的反面。她善妒、心機、陰郁,靠著(zhù)討好心上人的母親嫁入其家門(mén),卻在結婚12年后不堪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,化身陰暗的怨婦,一面在網(wǎng)上視奸丈夫的前任,一面對婚姻的現狀謹慎又焦灼。

林依晨喜歡簡(jiǎn)慶芬身上的性格污點(diǎn),因為這是“真實(shí)生活中你我都遇得到的人”,不是袁湘琴、程又青那種渾身亮點(diǎn)的女主角。

過(guò)去20年,林依晨飾演的不同角色,似乎都恰好對應著(zhù)她自己的人生階段。如今42歲的她,沒(méi)有活成“簡(jiǎn)慶芬”,卻一度被公眾揣測為“簡(jiǎn)慶芬式”的委屈兒媳。

在拍新戲間隙接受南風(fēng)窗采訪(fǎng)的電話(huà)里,她毫不諱談外界對自己婚姻的種種無(wú)奈傳言,也愿意坦誠分享自己對于真正幸福的理解。她的聲音聽(tīng)上去堅定且平靜,20年前的袁湘琴、10年前的程又青似乎從未離開(kāi),她們筑成了一個(gè)懂得享受幸福和保留自我的林依晨,她以這樣的自己進(jìn)入簡(jiǎn)慶芬,并反思簡(jiǎn)慶芬。

林依晨從簡(jiǎn)慶芬身上學(xué)到的,不是要“善良”,反而是要“愛(ài)自己”。


不夠愛(ài)自己

導演、編劇徐譽(yù)庭帶著(zhù)簡(jiǎn)慶芬來(lái)找到林依晨的時(shí)候,林依晨“正巧也在經(jīng)歷簡(jiǎn)慶芬的人生階段”。

那時(shí),她初為人母,在演員、妻子、兒媳等身份之上,又增加了“母親”這一角色。同時(shí),她還是演員、歌手,以及簡(jiǎn)慶芬身上沒(méi)有的“公眾人物”。偶爾的混亂是必然的。劇中,簡(jiǎn)慶芬在被婚后的生活瑣事壓得喘不過(guò)氣時(shí),忽然轉頭望著(zhù)鏡頭,疲憊地嘆氣:“你們懂我的意思吧?”仿佛是林依晨在對觀(guān)眾發(fā)出共鳴的邀請。

簡(jiǎn)慶芬與林依晨過(guò)往飾演過(guò)的每一個(gè)角色都太不同了,這號人物面向觀(guān)眾的每一面,都是她的“暗面”。她視奸老公前任的社交賬號,對許瑋甯飾演的Rebecca充滿(mǎn)了揣測、嫉妒與牽掛,窺伺著(zhù)自己當年沒(méi)有選擇的另一條人生之路。這種陰暗而真實(shí)的小心機,被林依晨掰碎了揉進(jìn)簡(jiǎn)慶芬的一言一行、一顰一笑里。

編劇徐譽(yù)庭希望,林依晨在演的時(shí)候心里一直哼唱柴可夫斯基的《天鵝湖》,歌劇里的女主角一人分飾兩角,初期明亮輕快,十幾年的婚姻生活使之變調,變成一個(gè)“熬著(zhù)毒藥的少婦”。

看上去,簡(jiǎn)慶芬似乎是主動(dòng)爭取甚至是爭搶自己愛(ài)的人。林依晨倒覺(jué)得,“慶芬對何瑞之的愛(ài),與何瑞之對她的愛(ài),都是結婚后慢慢建立的”。

婚前,簡(jiǎn)慶芬覺(jué)得何瑞之是個(gè)“適合結婚的好男人”,何瑞之也覺(jué)得簡(jiǎn)慶芬是個(gè)“適合結婚的好女人”。簡(jiǎn)慶芬想贏(yíng),可她其實(shí)并不夠愛(ài)自己。

“當她選擇進(jìn)入這段婚姻,其實(shí)就已經(jīng)是某種程度的自我犧牲,漠視自己的感覺(jué)。她明明知道這個(gè)男人還沒(méi)愛(ài)上她,知道這個(gè)婆婆不好搞,她還是決定踏入這個(gè)婚姻,去做一個(gè)最危險的嘗試?!?/span>

因此,在林依晨的理解里,“不夠善良”不是對他人,而是對自己。

《不夠》里的兩個(gè)女主角,進(jìn)入婚姻或選擇獨身,分別代表了兩個(gè)同齡女性不同的人生選擇,也描摹著(zhù)兩種不同的女性處境??伤齻兊氖澜绮⒉皇莾蓷l平行的路,而更像是兩種對痛苦的感知與幸福觀(guān)的角度碰撞,就像簡(jiǎn)慶芬口中說(shuō)的,是一種“意識顫動(dòng)的碎片”。

用林依晨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這部劇教給她最重要的課題是四個(gè)字:一念菩提。佛家語(yǔ),世上本無(wú)我,世間萬(wàn)物因緣,總在不斷運轉和流動(dòng),“你的世界就是你眼睛看到的那個(gè)角度”。那些偏執與困頓,也許會(huì )隨著(zhù)視角的切換而變動(dòng)。

這是簡(jiǎn)慶芬的困境,卻是林依晨的成長(cháng)。


打 破

復雜、不討喜的簡(jiǎn)慶芬,帶來(lái)了一個(gè)對多數觀(guān)眾陌生的林依晨。

曾經(jīng)的林依晨,靠著(zhù)“甜妹”“少女”紅遍大江南北。23歲那年拍的《惡作劇之吻》里,心思透明、憨態(tài)可掬的袁湘琴,其對愛(ài)情的勇氣與率直,感染了當年同樣還是少女的大部分觀(guān)眾。

到了10年后的《我可能不會(huì )愛(ài)你》里,林依晨又以干練獨立、果敢熱烈的熟女程又青,親手撕掉了撕下了“甜妹”與“可愛(ài)”的標簽。

林依晨不是科班出身,卻總愿意打破自己,挑戰與上一個(gè)完全不同的角色類(lèi)型。剛開(kāi)始演戲的時(shí)候,她還在念大學(xué)。拍戲最初是為了幫著(zhù)家里還債,大概從2003年拍《我的秘密花園》的時(shí)候,她發(fā)現自己漸漸真正愛(ài)上了演戲。

林依晨在那部劇里飾演一個(gè)“野蠻女友”式的角色,“有點(diǎn)勾起我內在的一部分性格”,她覺(jué)得小時(shí)候其實(shí)蠻暴力的,經(jīng)常跟弟弟打架。其實(shí)她的內在,既不完全是袁湘琴,也不全是程又青,可這二者都與她鑄下一段緣,給她的生命留下了不同程度的永恒影響。

從程又青到簡(jiǎn)慶芬,從少女到中女,與林依晨合作過(guò)兩次的編劇、導演徐譽(yù)庭,見(jiàn)證了林依晨一步步成為一個(gè)越來(lái)越成熟的演員。

徐譽(yù)庭告訴南風(fēng)窗,這次拍《不夠》的時(shí)候,她需要隨時(shí)準備好迎接林依晨的“深度發(fā)問(wèn)”。

原本,徐譽(yù)庭沒(méi)有為角色設計星座,可拍給簡(jiǎn)慶芬過(guò)生日的那天,林依晨一到現場(chǎng)就問(wèn)徐譽(yù)庭:“簡(jiǎn)慶芬的星座是什么?”由于劇集全程在冬天拍攝,場(chǎng)記繼而推算了生日日期、星盤(pán),包括太陽(yáng)、月亮、上升星座,有了這些,“依晨很自然地就想出了跟同事之間的細碎對話(huà)”。

直到這些年,徐譽(yù)庭也常在不少表演工作坊報名表里看到林依晨的名字,“好像只要她有空,就在馬不停蹄地學(xué)習”。徐譽(yù)庭認識的林依晨,始終對自己嚴格。

約莫是從念大二、大三開(kāi)始,隨著(zhù)戲越來(lái)越多,林依晨意識到,自己將來(lái)可能會(huì )專(zhuān)心走表演這條路,但由于不是科班出身,她便給自己報了不同類(lèi)型的表演課,陸陸續續接觸了黃致凱、陳家逵、馬汀尼、陳湘琪等演藝界的大師。

此外,她還嘗試過(guò)剪輯課程、到新加坡上過(guò)法國劇場(chǎng)大師開(kāi)的面具和小丑課程。近幾年,她上過(guò)知名的表演流派“邁斯納課程”,也嘗試過(guò)林克雷特的聲音訓練系統,向研究莎劇的瑞典老師取經(jīng)……

這些都不曾被媒體報道。近年來(lái),社會(huì )對林依晨的關(guān)注點(diǎn)聚焦于她的婚姻。但其實(shí)這幾年來(lái),林依晨一直在做自己真正想做的、真正享受其中的事。

徐譽(yù)庭形容自己與林依晨之間有著(zhù)“如水一般的清澈又舒服的交情”?!恫粔颉凡コ銎陂g,林依晨由于一直在拍新戲而始終沒(méi)來(lái)得及追劇。臨近結局那周的一天,劇組休假,她才和老公一起來(lái)徐譽(yù)庭家里,一口氣追完了八集。

最讓徐譽(yù)庭觸動(dòng)的,是林依晨與老公的相處狀態(tài),那是一種“很真實(shí)的幸福,讓我感動(dòng)好久”,徐譽(yù)庭說(shuō)。

她看到了公眾沒(méi)能親眼看見(jiàn)的一種幸福。幸福不是演給人看的,林依晨不要做簡(jiǎn)慶芬,演著(zhù)演著(zhù)將自己也欺騙,最終忽視乃至錯過(guò)了自己真正擁有著(zhù)的愛(ài)。


絕不委屈自己的“戀愛(ài)腦”

回想起來(lái),林依晨覺(jué)得與自己最相近的人物,還是2011年的程又青。

程又青是那種“絕對不會(huì )為了愛(ài)情犧牲事業(yè)”的女性,而這是當時(shí)的林依晨身上所不具備的。演程又青的時(shí)候,林依晨處于一段戀愛(ài)關(guān)系里。男友希望她能不要投入那么多精力在工作上,林依晨幾乎都愿意做出讓步,“那個(gè)時(shí)候我妥協(xié)了很多”,她對自己的“戀愛(ài)腦”歷史供認不諱。

演完程又青后,林依晨做出了與男友分手的決定。

當時(shí),坊間一度傳出對于這段感情與分手原因的諸多猜測。一天深夜,林依晨在個(gè)人官網(wǎng)上發(fā)文:“難道你們沒(méi)有如此深?lèi)?ài)過(guò)?全然不知那撕裂般的痛楚?請不要再拿始終無(wú)法證實(shí)的謠傳,一再撥弄無(wú)辜者還未結痂的傷口。我們都努力過(guò)嘗試過(guò),只是最后終究只能互給祝福、互道珍重再見(jiàn)?!?/span>

即便是今天的林依晨,也毫不避諱自己對愛(ài)情的重視,“我是沒(méi)有愛(ài)情不行的人,不管婚前婚后”。即便不在親密關(guān)系中,她心中也一定有欣賞或仰慕之人。

離開(kāi)程又青三年后,2014年,林依晨與認識多年的友人林于超結婚?;楹?,丈夫長(cháng)年在美國做生意,林依晨則留在家與公婆同住。

但漸漸地,輿論與媒體開(kāi)始猜測林依晨在婚內“卑躬屈膝”,甚至傳出“林依晨4時(shí)起床給公婆做早餐”“為備孕生吃青蛙”等謠言。

對于那些傳聞,林依晨的第一反應是“有點(diǎn)不好意思”。她認為自己是“絕不會(huì )委屈自己的人”,雖然看重婚姻與家庭,“但我會(huì )去做的事情一定是我自己愿意做的”。

比如做飯,在美國與丈夫待在一起的時(shí)候,林依晨將做飯視為一種調劑生活的方式,也為了“不浪費糧食”。而在家中,由于工作時(shí)間不定,林依晨與婆婆、煮飯阿姨都會(huì )輪流做飯。

至于網(wǎng)傳的“生吃青蛙”則更好笑,其實(shí)那是林依晨很喜歡的一種當地飲品,名叫“青蛙下蛋”,飲料里會(huì )加珍珠與綠豆等等。

林依晨不否認自己活在某種傳統秩序之中,但秩序不等于規訓,一個(gè)不想打破秩序的人,也可以找到屬于他自己的自由。采訪(fǎng)里,她多次提到“東亞小孩”這個(gè)說(shuō)法?!霸跂|亞,基本上我們進(jìn)入婚姻就等于是進(jìn)入他的家庭,所以,一個(gè)女性選擇踏入婚姻,是一個(gè)非常勇敢的決定?!边@也促使她時(shí)刻反思:“自己為什么選擇現在這個(gè)人??jì)蓚€(gè)人的目標和方向是否還在同一條軌道上?”

林依晨心中理想愛(ài)情的模樣,是“這個(gè)人可以讓你完全做自己,讓你沒(méi)有后顧之憂(yōu)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,他能永遠支持你、鼓勵你、包容你”。

現在的丈夫能帶給她這種想要的安心。林依晨每一次做下的決定,無(wú)論是去美國的時(shí)間、帶家人出行的計劃、對劇本與角色的選擇,丈夫都愿意為她提供無(wú)條件支持,他最常掛在嘴邊的兩句話(huà)是“你高興的話(huà)就去做”,以及“happy wife, happy life”。

在林依晨看來(lái),婚姻是需要經(jīng)營(yíng)與保養的?!八拖褚粋€(gè)藝術(shù)品,比如像是一塊玉,我們需要常常拿布去清潔它,用手去溫潤它,甚至用我們手上的油脂去潤澤它。它是需要保養,需要關(guān)注,需要細心呵護的?!?/span>

她總是愿意去滋潤它。


那些母親教給我的事

其實(shí)“家庭”在林依晨心中從來(lái)排在第一位,如果“家庭”和“事業(yè)”非要選一個(gè),她會(huì )選擇家庭,“因為家里都是自己最親的人”。

這似乎是一個(gè)很不“女性主義”的選擇。尤其是在“賢妻良母”這個(gè)詞被某種程度污名化的今天,這種“利他”的本能與習慣,會(huì )讓一個(gè)女性被解讀為犧牲和求全?!暗鋵?shí)很多女性的真實(shí)意愿是被隱藏住的,沒(méi)有人去詢(xún)問(wèn)她們到底想要什么”,林依晨這么想。

林依晨自己有點(diǎn)小潔癖,喜歡時(shí)刻保持家里整潔干凈,而在家庭里,盡量照顧好自己所愛(ài)之人,更多源于母親的影響。

林依晨五歲那年,父母離婚了。父親因欠債離家,母親一個(gè)人帶大林依晨與弟弟。家里經(jīng)濟條件不算好,林依晨自然而然“具備了那種長(cháng)女的特質(zhì)”,也下意識地以身作則,為弟弟做榜樣。

在林依晨的印象里,童年看到的媽媽總是在做事情,“一個(gè)肩膀扛下所有事情”。大概在三四歲的時(shí)候,林依晨就開(kāi)始幫媽媽兼職做家庭代工。母女倆會(huì )從針織廠(chǎng)拿布料做一些女工或飾品、用黑色熱熔膠去粘假寶石和假珠寶,靠計件數算工錢(qián)。

不在做工的時(shí)候,林依晨眼里的媽媽也永遠“在煮飯或者擦地”,她看見(jiàn)媽媽總是蹲在地上,后來(lái),媽媽的膝蓋越來(lái)越糟。

而在幫媽媽做工的過(guò)程中,母女倆“累積起來(lái)一些默契和情感”,母親身上的一些品質(zhì)也不可避免地影響著(zhù)林依晨。譬如“凡事親力親為”,譬如勤勞和善良、尊老愛(ài)幼,“陪長(cháng)輩走樓梯上樓,我們一定走后面,下樓我們一定走前面”,等等。

母親重視林依晨與弟弟的教育,但更多不在于學(xué)業(yè),而是在于為人的品質(zhì)。林依晨從母親身上學(xué)到最重要的三個(gè)關(guān)鍵詞,是“誠實(shí)”和“守時(shí)”,還有,“下一次要比上一次進(jìn)步一些”。

林依晨念高二那年,母親突發(fā)腦中風(fēng)入院。那時(shí),林依晨才知道,原來(lái)為了維持家里生計,媽媽靠著(zhù)信用卡“以卡養卡”,長(cháng)年累月利滾利,欠下了五百多萬(wàn)新臺幣債務(wù)。

為了還債,身為長(cháng)女的林依晨被迫擔起養家的責任。后來(lái)拍《惡作劇之吻》時(shí),她最能代入湘琴的一個(gè)時(shí)刻,是一個(gè)人開(kāi)車(chē)送懷孕的純美去醫院。這讓她想起,小時(shí)候,媽媽也在半夜2、3點(diǎn)突然不省人事,林依晨一邊安撫弟弟,一邊把媽媽送去了急診室。

她的早熟、獨立與責任感,起初的確是客觀(guān)條件促使,可也實(shí)實(shí)在在內化成了她性格與人格的一部分。

2000年,為了給弟弟攢錢(qián)買(mǎi)一部電腦,林依晨參加了一場(chǎng)選秀比賽,從此進(jìn)入娛樂(lè )圈。出道多年,她始終沒(méi)有放松自己,出道的前6年,一共拍了13部電視劇,最拼的時(shí)候,6天沒(méi)有上床睡覺(jué)。

剛開(kāi)始拍戲時(shí)還在念大學(xué)時(shí),因為不想耽誤學(xué)業(yè),林依晨經(jīng)常白天上課、課間背臺詞,晚上到凌晨拍戲。有一段時(shí)間,她將每天的睡眠時(shí)間壓縮到2個(gè)小時(shí)內。

她的老師都不解:“其實(shí)她可以逃學(xué),她可以用各種理由請假,可她并沒(méi)有?!弊孕∈苣赣H影響內化成個(gè)性的“誠實(shí)”“努力”,已經(jīng)成為林依晨的外在基本色。

迄今為止,家庭仍然是她的驅動(dòng)力,也是她身后的港灣。成名后,林依晨還花了很多年時(shí)間鼓勵母親與父親和解。她請父親去做司機,給他發(fā)工資,全家一起出去旅游,“因為我相信,人到最后都得面對她自己擱著(zhù)不去處理的東西”。

如今,在與母親的關(guān)系里,林依晨覺(jué)得自己成了“更像媽媽”的那一個(gè)。她常常叮囑媽媽看手機開(kāi)燈、維持運動(dòng)習慣、飲食。而母親在她生命里留下來(lái)的一些可貴品質(zhì)如“誠實(shí)”“負責”,她也希望能留給自己的女兒。


另一個(gè)自我

2021年,備孕七年的林依晨終于生下一個(gè)女兒。女兒的出生對她而言是個(gè)重要的人生分水嶺,在我們的聊天里,凡問(wèn)及“這些年……怎么樣”,她都會(huì )先反問(wèn)一句:“有寶寶前還是后?”旋即自己大笑起來(lái),很快重回鎮定,“成為媽媽是一個(gè)身心靈完全碎裂解體,又再重組,進(jìn)而升級的過(guò)程”。

對她而言,女兒是“無(wú)窮無(wú)盡的趣味與可預知的驚喜來(lái)源”,會(huì )源源不盡地持續放電。母愛(ài)不僅是給予,能量會(huì )源源不斷回到林依晨自身。

林依晨在32歲那年結婚,39歲生第一個(gè)小孩,一個(gè)接近“30”,另一個(gè)接近“40”,恰好是女性年齡段的三個(gè)分水嶺??伤龑τ跉q月的感知,從來(lái)不來(lái)自數字,而是生發(fā)于對自我狀態(tài)的感知與內心的觸動(dòng)。

從婚姻到生育,林依晨在這一過(guò)程中感受到一種“自我的重塑”:“自己融入(別人生命)與讓別人融入你的生命的程度都發(fā)生了很大變化,但我不覺(jué)得是犧牲自我,你的‘自我’可能用另外一種方式重新建構起來(lái)了?!?/span>

今年3月底,林依晨重新錄制了20年前《惡作劇之吻2》的主題曲《你》。在當年的吉他版里,她的聲音青澀、柔軟,完全是少女的悸動(dòng)與甜蜜,近20年后,林依晨以更沉著(zhù)、知性的音色,重新唱了一遍“風(fēng)輕輕,我聽(tīng)見(jiàn)你聲音……”

林依晨沒(méi)勇氣去重溫袁湘琴的時(shí)代,但她保留了“袁湘琴”們身上的能量,那種“可愛(ài)的、較質(zhì)樸的、不加修飾的部分”,代表她曾經(jīng)走過(guò)的路。

一個(gè)女性從20歲到40歲的成長(cháng),像自花瓣沉淀進(jìn)根莖,滋長(cháng)出孕育過(guò)生命的力量與厚度。

《不夠》最后,多年的“宿敵”Rebecca患乳腺癌,又失去近在咫尺的愛(ài)情。獨自扛過(guò)孤獨與無(wú)助的她,得到的最堅實(shí)的理解與擁抱,卻來(lái)自曾經(jīng)的“情敵”簡(jiǎn)慶芬。

簡(jiǎn)慶芬也最終向自己承認了內心深處的愛(ài)與恨,她終于看清了這段灰色婚姻對自己的情感勒索,從耽溺多年的敵意、不安里掙脫出來(lái),勇敢地走向了“我自己”。

故事最后,簡(jiǎn)慶芬從初期的“可惡”,歷經(jīng)可憐,漸漸變得可愛(ài),甚至是可敬。一個(gè)懂得如何去愛(ài)自己,不再流連于他人目光與期待的女性,任何時(shí)候都可愛(ài)。

這份共同經(jīng)驗,是對袁湘琴、程又青們的超越。任何年齡段的女性,都不是非得揚起堅強、獨立的旗號,她們可以不夠善良,不夠完美,也可以經(jīng)歷一些不太“女性主義”的劇情。

40歲那年夏天,林依晨在社交平臺上分享了自己偶遇的一首烏爾曼的詩(shī):“無(wú)論年屆花甲,抑或二八芳齡,心中皆有生命之歡樂(lè ),奇跡之誘惑,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。人人心中皆有一臺無(wú)線(xiàn)電,只要你從天上人間接受美好、希望、歡樂(lè )、勇氣和力量的信號,你就青春永駐,風(fēng)華常存?!?/span>

也許更重要的是不為自己設限。時(shí)至如今,林依晨不再警惕和排斥自己身上的任何一種標簽,包括“賢妻良母”。就像對角色的選擇,“標簽越多代表幾乎沒(méi)有標簽”,代表一個(gè)人越是立體。

最近,林依晨聽(tīng)聞一個(gè)詞語(yǔ)叫“圣母婊”,“還蠻想試試的”,在采訪(fǎng)里,她笑說(shuō)。幾天后,她在徐譽(yù)庭家里刷完八集《不夠》,而后在社交平臺上大呼“過(guò)癮”,并俏皮地感慨:“‘圣母婊’由衷喜悅+感激!”

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